我向星辰下令,我停泊瞩望。我让自己登基,做风的君王。

茨威格给我的感觉很熟悉。高二在语文课的时候看荒原狼,也是一种不知道身处何地,完全进入角色,整个脑子放空的感觉。
二十世纪初期的作者写起文章总有一种,将自己放在历史或者故事背景之中,让你沉迷教堂彩窗,沉迷美洲大陆,沉迷苏丹战争的梦幻感。不会思考故事背景,不会思考人物品德,你只是知道那是一位历史顶端的人物,无论如何他都是难以接近但又生动的。二战后的作家很少有这种感觉。
茨威格和黑塞关系好也是挺惊喜的,同类相吸,两个人在人性追求上和文笔上蛮相似的,也算是二十世纪初独特的色彩。
茨威格的新苏丹战争写的是真好,无与伦比。

评论
热度(1)

© 于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