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星辰下令,我停泊瞩望。我让自己登基,做风的君王。

想起点无聊的,做个记录。
我觉得hugh jackman不演金刚狼,对他自己甚至艺术而言都是一件好事,他能从“冉阿让演到马戏之王传主”,我就相信他的戏路能从“堂吉柯德到狄更斯甚至马尔克斯”。他的冉阿让会被时代记住,哪怕下一代金刚狼再出色,艺术史也会记住他。hugh jackman身上的移民大佬气质,和他自己百老汇的出身,还有自带的乐观主义甚至人文主义气息太适合英法美名著了,我能吹爆他每个传记电影。
大IP商业电影绝对是这个时代甚至下个时代主流,但是艺术类电影确实永恒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超人和蝙蝠侠已经消失在时代中,V字仇杀队却仍被封神的原因。因为V出名的不是特技,而是无zf主义。
对于法鲨,抖森来说...

茨威格给我的感觉很熟悉。高二在语文课的时候看荒原狼,也是一种不知道身处何地,完全进入角色,整个脑子放空的感觉。
二十世纪初期的作者写起文章总有一种,将自己放在历史或者故事背景之中,让你沉迷教堂彩窗,沉迷美洲大陆,沉迷苏丹战争的梦幻感。不会思考故事背景,不会思考人物品德,你只是知道那是一位历史顶端的人物,无论如何他都是难以接近但又生动的。二战后的作家很少有这种感觉。
茨威格和黑塞关系好也是挺惊喜的,同类相吸,两个人在人性追求上和文笔上蛮相似的,也算是二十世纪初独特的色彩。
茨威格的新苏丹战争写的是真好,无与伦比。

教堂彩窗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多东西。
第一次在书中见到彩窗,是黑塞在《在轮下》中描写的两个少年在院中起舞。黑塞的书总是给人一种光怪陆离的感觉。每次看到“彩窗”二字,我总是能想到黑暗中,两个少年在牵手亲吻,一个人总是笑着,一个人仿佛不真切,一切都是模糊的。《德米安》给我的感觉大致就是这样,他讲了两个少年,但一人只微微带过,却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让另一人一生都在潜意识里追随他,仿佛他就是教堂里,透过彩窗投射过来的唯一的光。
这也是黑塞的书给我的感觉。初看他的《荒原狼》时,让我想把整本书抄下来,他说的是我,可又是另一个人。他让每个人都变成哈里,投入到他的哲学世界,在那一扇扇门之后发现迷幻的自己,在不真切中...

任性的人生无须解释

写给流年:

有个朋友活得很帅。


她年纪不大,能力不小,心眼不多,经历不少。每次跟她喝酒,我都觉得对面坐了一个女乔峰。


女乔峰并不是女汉子的意思,而是这个人令人觉得痛快,笑得痛快,活得精彩。


我的通讯录里,她的名字叫帅妞。


帅妞真正让我见识了什么叫人格魅力。虽不是天生丽质,那与众不同的气质令其璀璨自信。


她曾考上公务员,做了半年以后却毅然决然地辞职去开淘宝店,家人痛心疾首,朋友们也不理解。


她说:“没感觉的工作,做一辈子我会疯掉。”


淘宝店做得很用心,生意也很好,然后她就转交给朋友管理,开始拿存下的钱学摄影。...


【名著同人】【悲惨世界 格朗泰尔x安灼拉】我予你的爱

名字和文章无关,全文不狗不虐不黄暴。


 写在前面的一些话:

给没有看过《悲惨世界》的朋友:

①本文完全可以当作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的历史文阅读。设定是痴汉深情攻x大美人冷静受。

②历史背景过于复杂,短短百字不能讲清。仅仅是从二人的视角来描写,主在描写感情。

③没有深入研究过法国史,如有人物称号、军队名称使用错误,请勿深究。

④文章哲学向的观点大部分来自雨果论述,由我自己进行的总结概括,很渣,如果喜欢务必阅读原著,老先生写的十分精彩。

⑤人物为悲惨世界中雨果老先生的原创人物。此篇为同人,但许多情节是由原著情节扩充,也就是说其实文的大体框架是雨果构建的,原文就很暧昧。...

懒得拿单反了……没有想象的惊艳……等膝丸和烛台切(´・ω・`)

推上发现一个太太简直人间宝物
太太还会做动画 推里许多mmd
twi:mmdmitsu
最后一张膝丸也十分撩人……

奥迪那 情人节回礼
(/ω\)白蔷薇的花语是纯洁的爱情💑

整理了几个喜欢的男性英灵
好苏啊这次⁄(⁄ ⁄ ⁄ω⁄ ⁄ ⁄)⁄好像玩了一个乙女向游戏
提前祝大家情人节快乐!祝欧!

还有一些美好的事情在等着我们

1 / 5

© 于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