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星辰下令,我停泊瞩望。我让自己登基,做风的君王。

【脑洞向】【BL】霍乱时期的爱情脑洞

cp:胡维纳尔·乌尔比诺x弗洛伦蒂诺·阿里萨
向原著致敬,只是脑洞。有原文情节借鉴。

胡维纳尔十分苦恼,他最近被本地一个男孩“相中”了。大概一个月前,胡维纳尔在自己堆满病历的桌上发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我的生命必将在你心上停息 因为我所热爱的只是你。
                                                                    弗洛伦蒂诺·阿里萨"
胡维纳尔本以为是哪个倾慕于自己的某个贵族小姐,打听之后才知道这是一个浪漫多情的男孩。据说男孩是本地有名的爱情诗人,每天沉溺于爱情诗活着爱情小说之中,忧郁多情。接下来一个月,胡维纳尔不停地收到各种各样的情诗,甚至还在夜里听到院子里传来的悠扬的小提琴声,他不得不惊叹于男孩的浪漫与才华,只可惜自己对男性动物无一点兴趣。胡维纳尔只想等男孩的精力耗尽,转攻下一个目标,但他没想到有一天男孩会找上自己。
对胡维纳尔来说,那本是极为普通的一天,直到他听到护士喊“弗洛伦蒂诺·阿里萨”这几个字。男孩倒很平静的接受着检查。整个过程并未发生什么,也没有一句交流,但弗洛伦蒂诺感到胡维纳尔在让自己脱下衣服时犹豫了一下。弗洛伦蒂诺走后,胡维纳尔发现他留下了一朵盛开的山茶花,然后他随手夹到了书里。
两人的生活未再有过交集,直到霍乱爆发,弗洛伦蒂诺恰好在此时发高烧。为了确定疫情是否传播到这片区域,身为本地最有名望的医生,又由于父亲死于霍乱,他在大学时期仔细的研究过相关课题,在这一方面颇有建树,他不得不亲自拜访。

当他看到之前虽然瘦削但散发着温和气质的男孩躺在床上,因为高烧动弹不得的时候,他还是担心了一下,虽然他极不想承认。胡维纳尔对男孩进行细致的检查,全心查看他身上可能存在的微乎其微的瘟疫症状。过程之仔细,以及看到钦慕自己的人裸体的无动于衷,让弗洛伦蒂诺觉得,这位自己心爱的医生根本就是一个除了自己以外谁也不会爱的学究。诊断的结果是这只是一次食物引起的肠胃感染,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这时,弗洛伦蒂诺请求胡维纳尔留在自己家吃饭,有着多年行医经验的医生下意识便答应了病人的请求,几秒钟之后才想起男孩还对自己有着特殊感情。

弗洛伦蒂诺其实应该算作当地有名的风流才子,他坚信“灵魂之爱在腰部以上,肉体之爱在腰部以下”。所以在他被心爱的姑娘抛弃之后,像狩猎人一般寻找着他的猎物。他知道什么样的人喜欢他的忧郁与沉默寡言。他寻找的大多是女子,因为她们会认为,弗洛伦蒂诺是一个深受爱情之苦的可怜之人,不会向他索取什么。直到一年前遇到胡维纳尔,他才结束了这种荒淫的生活。那天他看到从德国留学归来、举止优雅的胡维纳尔时,没有考虑性别便将他确定为下一个目标,当然,他自己也知道,这必将是一次十分艰辛的捕猎之旅。

吃饭时两人谈的十分投机,胡维纳尔惊奇地发现男孩十分博学,并不是只知道爱情的愚蠢之徒,而且他言行举止透露出慵懒忧郁的气息。“难怪他令那么多女人着迷。”医生想。那之后,两人的交往愈加频繁。弗洛伦蒂诺经常装病出现在胡维纳尔的诊所,医生也不撵走他,听着他阅读买来的两生伏太一首的十四行诗。

多年之后,胡维纳尔还会想到那些阳光明媚的下午,光影洒在躺在自己病床上的男孩,男孩正在声情并茂的为他读那些情诗。

几个月过去,弗洛伦蒂诺如愿捕捉到自己的猎物。那是他第一次做女人,虽然有些不甘,但面对传统优雅的爱人,他愿意尊重并且臣服于他。

“你想怎么样呢,医生?这是我第一次做女人。”

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医生感觉自己的爱人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动物,即使他的语调依然慵懒,也掩盖不住害怕的心理。为了使男孩放松下来,胡维纳尔抓住他冰凉、因害怕而有些发抖的手,然后几乎耳语般讲起了自己海上旅行的经历,并且一边一毫米一毫米地争取他身体的信任。他说起巴黎,说起巴黎的爱情,说起巴黎的情侣们在大街上,在公共汽车上,在向夏日火热的空气和慵懒的手风琴声敞开大门的咖啡馆那开满鲜花的楼台上接吻,在塞纳河的码头上站着做爱,而不被别人打扰。

“别再讲你的留学史了,”弗洛伦蒂诺不耐烦地对他说,“别把我当做你情史中某位可怜的处女。”

胡维纳尔先是一愣,随即微微一笑,看着男孩解开他的衬衫,又解开他的皮带,再解开他裤子上的扣子,接着便骑在他的身上。两人恣情陷入一个无底深渊,感受着从未品尝过的快感。

之后两人同居,男孩在他的花园里种满了山茶花与玫瑰。

“为什么那么喜欢山茶花?”

“因为它的花语是你。”男孩摘下一朵别在医生身上。


评论

© 于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