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星辰下令,我停泊瞩望。我让自己登基,做风的君王。

【原创】这时候,有风又有光(1)

做和服的少年x画家。和风。
设定来源于川端康成《古都》和《伊豆的舞女》。但是里面两个故事的重点都不是爱情,所以把两个故事里的少年写在一起,很喜欢两个人,尤其是画家。
里面有话会引用原文,会注明。关于和服以及绘画的专业向知识只从书中读过,并没有深入了解,错误难免。
向川端老爷子致敬。


真一发现老枫树树干上的紫花地丁开了花。
今年又开花了啊。
由于树干弯曲,上边那株与下边这株相距约莫一尺。真一不禁想到:“上边和下边的紫花地丁彼此会不会相见,会不会相识呢?”

“真一,你这次的图案设计出来了吗?”
真一父亲的店铺是京都的一家绸缎批发店,世代以设计、印制绸缎为生,偏偏到了真一这代,好像忽然没了天赋,画不出时兴的花样来,父亲也便不再强求,只要他继承家业就好。
真一拿出自己设计的图案,父亲看了看素雅又平淡无奇的画稿,皱了皱眉。
真一知道父亲不满意,自己也十分悲伤,但他为了得到一些构图灵感,经常躲进嵯峨的尼姑庵里深居简出。
“还好,最近你也辛苦了,没有灵感也不要强求,不妨休息一下。”
真一点点头。

真一走出门,自己想采用古典的格调,却被父亲否定掉,说应该新奇一些,但他还是喜欢到京都的名园或山野漫步,作写和服花样的写生。
他又走到自己常去的那片山野,树林摇曳,杉树却平静。正值白昼,竹叶好像蜻蜓的翅膀,同阳光做乐,徘徊在山林间,在冬日暖阳中起舞。
好美,他想。
忽然他发现杉树下坐着一个少年,身穿素雅的米白色和服,简简单单地系着深蓝腰带,望着蓊蓊郁郁的树木与盛开的樱花,拿着笔与画板,在画些什么。
“大概是个画家吧,”真一想,“之前都没有见过,大概是刚搬到附近的吧。”
真一走到少年身边坐下,少年抬头,看着身边的人。
“你好,我经常来这写生,之前没见过你,是最近搬来的吗?”真一问道。
少年点了点头。
“是的,我前几天和母亲搬到这里,感觉这很美,也是来这写生的,”真一微微一笑,“我是附近大学的美术生,啊对了,叫我隼人就好。”
“诶!是个画家啊!好厉害!”
“只是个学生而已,真一也是学美术的吗?”
“不是啦,和老爹一起设计和服而已。”
真一一想起这件事便头疼不已,向后倒去。
“完全没有天赋被父亲嫌弃了。”真一无奈地说。
隼人只是笑着看着身边的男生,揉了揉他的头。
“那我们做个朋友好不好?”

评论(1)

© 于鸢 | Powered by LOFTER